今天是:

三十三年档案人生

【 作者:       发布时间:2012-11-15          来源: 】

三十三年档案人生
写就不老的生命华章
湖南人文科技学院档案馆  罗爱辉
各位领导、同行,同志们,朋友们:大家好!
    我叫罗爱辉,今年57岁,现在湖南人文科技学院档案馆工作,我是千千万万从事档案工作者中十分普通的一员,工作了三十三年,我就做一件事:档案工作。档案工作浇灌了我毕生心血,也使我的生命价值有了永恒。三十三年亲手整理好的档案,不仅延伸了我生命的长度,更增加了我生命的厚度,不仅成了我生命的重要部分,而且陪伴我品味了无数的酸甜苦辣。 
无法割舍   约定一生 
    平凡蕴涵伟大,一个人干好一件事并不难,难的是数十年如一日把一件事干好。我是一个平凡的档案人,没有什么可贵之处,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业绩,但我有一个坚定的信念,那就是尽心尽力地去做好一件事。整整33年,变的是单位,不变的是岗位,变的是年龄,不变的是坚守。不讨价还价,只踏实工作,“干一行,爱一行”,是我对待工作的理念。我始终把满腔热情倾注到我所热爱的档案事业中,它是我的唯一,也是我生命价值的全部。
1977年,我以优异的成绩和良好的表现留校工作。刚刚参加工作,我对任何工作都感兴趣,学电工出身的我,肯动手,肯钻研,肯做事。学校领导安排我做教务干事,教务科见我工作热情高,安排我负责教学档案工作,从此与档案工作结下了不解之缘。如果说刚参加工作的我还没有选择职业的理由和资格,也并不清楚其中的艰辛,那么,2006年,我工作的原单位并入湖南人文科技学院,这对于我们来说,就像鲤鱼跳龙门,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平台不同了,层次不同了,机会更多了,我就完全可以重新选择我的岗位。我身边的人也劝我找个好一点的岗位:“档案工作太辛苦,没地位,你年纪较大,资历较深,有优先选择权。”我回想起一个人在办公室加班后,委屈的泪水;回想起去要档案时,常常碰到的冷嘲热讽;回想起孩子在我不能陪伴左右时,隐忍着的期盼眼神,我犹豫了。但是当我想起我亲手誊写的那1万多张学生学籍卡,他们仿佛是1万多张笑脸,在对我招手;想起我亲手整理的一卷卷档案,他们仿佛在对着我鞠躬敬礼,说着谢谢;想起帮助老师学生查阅所需档案之后,他们眼睛中闪烁的难以言表的喜悦;想起新单位刚刚升格为本科院校不久,合并的几个单位情况也很复杂,档案工作需要我挑起这负担子时,我又坚定了。我知道,这辈子,我与档案无法割舍。当我把那一页页、一份份的宝贵财富用手、用心装订成册,一卷卷一排排地摆进档案柜里,那成功的喜悦,只有我自己能体会到。我们一同成长,一同经历人生百味,我们的生命已经交融在一起。所以,当新单位领导问我有什么考虑时,我说:“还是档案吧。”就这样,我在档案工作上一干就是三十多年,并且还将相伴一生。
建设档案   累积生命
    “做好自己的本分”,这是我多年来忠诚档案事业的真实写照。有人说档案工作平平淡淡,的确,档案工作是平凡的,我的岗位也是平凡的,我没有轰轰烈烈的壮举,却以自己不断奋进的脚步,默默实践着对档案事业的忠诚,我凭着对档案事业的信念和执着,诠释着一名普通档案工作者“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的情操,在档案建设的广阔天地里,不断的累积生命,塑造我平凡而精彩的人生。
1977年,当时学校的教学档案是一张白纸,教学资料分散在部分科室、班主任和任课老师手里。但是如何整理教学档案,上级主管部门没有统一的分类大纲,也没有统一的规范可循。更何况我又是一个新手,真是千头万绪不知从何开始。我借阅了很多档案管理书籍,反复思考,凭着我在教务科工作积累的经验,从学校自身的特点出发,根据教学规律,自己拟定了教学档案分类大纲,搜集资料,系统编排,最后装订成了640册教学档案。填补了涟邵技校教学档案的空白。
基建档案材料的收集是我校的一个难题,对于我个人来说更是一个陌生的领域。但我不畏难。为了尽快熟悉基建档案管理业务,我利用各种形式向书本学习,向专业人员请教。主动找后勤基建处领导、审计处领导、本部门领导汇报,与相关人员沟通、协商,常常是“电话催、上门取、碰面要”以及到城建档案馆复印等方式收集基建档案。通过几个月的艰辛搜集、整理,建立了300余卷完整的基建档案。
2007年以前,我校的设备档案也是一个空白。我便亲自深入国资处、通控系、化学系、物理系上门收集材料。有时,为了一份资料要跑遍整个校园,找到了张三又没找到李四,要收齐一份资料来来回回跑很多趟。为了尽可能地及时收集设备资料,我一听说哪里设备验收,就及时与设备管理员联系,收取设备说明书等相关资料。当年,经过我整理、编目、立卷的设备档案就有43盒,又填补了我校设备档案的空白。
同事们都笑我是担子专挑重的,骨头专挑硬的,我想,这些档案就像是我的学生,对档案从零开始的收集整理,就是在累积生命,所以,“一个都不能少”。
心系档案   视若生命
    我没有“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的英雄壮举,也没有“拯救民族,复兴中华”的伟大胸襟。我只知道把我的全部生命都奉献给我心爱的档案事业,档案比我的生命更重要。
    2010年,学校决定将档案馆整体搬进新图书馆,新馆的面积比旧档案馆大了五倍。对于一个长期在比较拥挤的空间里,搞了三十多年档案工作的我来说,那种幸福感、归属感比我自己搬新家要强烈得多。搬进新馆的那一夜,我高兴得难以入睡。不料第二天,下起了倾盆大雨,同事焦急地告诉我,因建筑垃圾堵塞下水管,水管崩裂水流进了库房。我和同事们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新馆。打开门,眼前的一幕让我们惊呆了,还没来得及上架的档案全被打湿了。看着被雨水打湿的档案,我的心都碎了,我宁愿被淹的是自己。我的眼泪唰就下来了,不等擦干眼泪,我就马上和同事们投入了转移档案的战斗中。我们都来不及脱鞋子,卷裤筒,就直接踩进了水里,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急战,才将档案转移到安全地点。没有休息,我们又立马投入到了紧张的档案修复、整理工作中,加班加点,晚一分钟,档案就多一分钟危险。因为抢救及时,除了档案盒毁损外,档案没有造成损失。经过修补、重新装盒,这些档案又恢复了档案原貌,我是由衷的高兴,学校领导来看望我们时,我又流泪了,我说:“领导,档案没事!”。
平凡岗位   品味生命
    三十三年档案人生,“平凡的岗位,默默地奉献”,三十三年档案事业,“酸甜苦辣亲自尝,平凡岗位见真知”。这是一个不断改革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人不甘平凡,我只抱着一个信条:“把简单的事情做到极致。”在平凡岗位上作出不平凡的业绩,品味辛苦之后的那丝甘甜。
2006年原涟邵技校并入湖南人文科技学院。档案的移交是两校合并的一个重要问题。而要将原涟邵技校的教务科和学生科两个科室的档案由原来分开管理捆绑为一个口径来管理,再加之时间上的限制,这其中的工作难度与强度,可想而知。我二话没说,欣然地接受了任务。为了在规定时间内保质保量地完成任务,我整天泡在档案室里,没日没夜地干,忘记了休息日、工作日,忘记了上班还是下班,常常一个人工作到深夜,经常连饭也顾不上吃,甚至有时通宵达旦,睡在库房里。经过不懈努力,终于在领导规定的时间里,完成了1975年至2005年永久性的教学档案整理工作,并保质保量完成了档案移交工作任务,保证了全校档案移交工作顺利进行。
    2008年,我又接管了教学档案。以前,教学档案中的学生个人成绩以班级为一件组卷,我觉得,这样查找起来很不方便,便改成以个人为一件组卷,这样,以教学档案成绩为例每年条目的录入达到了5000多条,如果以每个班级50人计算,条目的录入次数和档号章的使用频率就增加了50倍,大大增加了工作量。在过去,常常有师生和社会人员来查询成绩,非常费时,他们总有些不耐烦,还指责我们:“速度太慢了,回家去休息吧!”、“不懂业务,还做档案!”这些话对我触动很大,我下定了决心,即使多付出50倍甚至100倍的努力,我也要改变现状。于是,我又一头扎了进去,将新移交的学生成绩按个人组卷,虽然这样一来。光教学档案每年条目的录入就将近7000多条,但极大方便了利用者,每次看到查阅者对我们查询速度表示赞许的时刻,我觉得再苦也值。
同事们常常说我的字典里没有一个“难”字。不错,我的座右铭是“只要努力了,就没有遗憾!” 2010年,我馆购置了网络版的“世纪科怡”管理系统,实现了真正档案计算机管理。本来对于我这个57岁、又快要退休的人来说,操作计算机确实有些为难。领导也考虑我年纪大了,视力又不好,录入工作尽可能安排年轻人去做。但我既担心我的录入工作会加重其他同志的负担,又恐怕其他同志对我管理的类别不熟,容易出错。所以,当管理软件一安装好,我便迫不及待地开始试用。我想别人一次就会的,大不了我多操作几次。当软件公司对我们进行培训时,我专心地听,从如何进入、到每个著录项的输入到移交,每一个步骤我都做好详细记录,课后又马上上机反复练习。碰到自己不懂的,总是缠着培训老师、技术员不停地问。常常是自己不休息,也不让技术员休息,一定要等到难题一一解决了才肯罢休。平时里,边操作,边摸索,边实践,边钻研。经过努力,我现在已经能够较熟练、正确地利用计算机录入条目、进行检索,还与技术员一道设计出科学、便捷的模板供大家使用。
    至今,我已经在档案工作岗位上默默耕耘了三十多年,正是因为对档案工作的那份热爱和执着,我把自己的青春岁月献给了它。而现在,我将坚守一份份永载千秋的档案,续写我的档案人生!同时,我也为我所在的优秀团队和集体而感到骄傲。感谢所有关心我、关心档案工作的领导、同事、亲人和朋友,是你们让我的事业闪烁着光芒。

   
上一篇 下一篇

无标题文档
关于本站网站地图版权声明隐私声明网站声明常见问题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