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国家收藏 任重道远

【 作者:       发布时间:2014-11-14          来源: 】

                 

摘要:任何行业都要有权威。有了权威,行业才有旗帜、标杆和形象,才有领头羊、主力军和竞争力。档案行业也要有权威。这个权威必须归属国家综合档案馆。面对档案事业新形势和新任务,国家综合档案馆责无旁贷要牢牢树立起“国家收藏”权威。“国家收藏”是一种什么权威?愚以为,它是国家综合档案馆代表国家对档案进行收藏、保管和利用的权威。

关键词国家收藏 收藏权威 实干兴档  

 

任何行业都要有权威。有了权威,行业才有旗帜、标杆和形象,才有领头羊、主力军和竞争力。档案行业也要有权威。这个权威必须归属国家综合档案馆。面对档案事业新形势和新任务,国家综合档案馆责无旁贷要牢牢树立起“国家收藏”权威。

“国家收藏”是一种什么权威?愚以为,它是国家综合档案馆代表国家对档案进行收藏、保管和利用的权威。它的主体是各级国家综合档案馆,客体是档案,要害是国家意志,实质是国家利益,表现形式是对档案进行全面收集、安全保管、科学利用之所以认为这个权威非国家综合档案馆莫属,是因为国家综合档案馆的收藏行为具有以下特点。

第一,它具有龙头地位法定性。《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法》第六条规定:“国家档案馆行政管理部门主管全国档案事业,对全国档案事业实行统筹规划,组织协调,统一制度,监督和指导。”第十六条规定:“对于保管条件恶劣或者其他原因被认为可能导致档案严重损毁和不安全的国家档案行政管理部门有权采取代为保管等确保档案完整和安全的措施;必要时,可以收购或者征购。”这说明国家综合档案馆“龙头老大”的地位是法律赋予的,是国家意志的具体体现。

第二,它具有行业发展的优势性收藏规模庞大,门类多样,结构合理,保管保护措施过硬。从业人员专业技术精湛,甘于清贫无私奉献具有高度的敬业精神。国家综合档案馆实行局馆合一后,独自享有制定行业性规则、确立行业性标准的权力,并执掌档案行业最终话语权和裁判权。  

第三,它具有服务目的彻底性。非国家综合档案馆的收藏行为具有很强的功利性色彩。湖南省档案局局长胡振荣在《要树立国家档案馆的收藏权威》一指出:“除国家档案馆外,社会上其他收藏机构收藏档案资源都是为了自身利益,甚至作为创收的手段。”此论实事求是,一针见血。笔者同样认为它们当中相当一部分“高度重视”的底牌是孔方兄升账,争拒交之类的部门分割无非为自重自肥。而国家综合档案馆只有党和人民的算盘、没有部门的小算盘,始终把档案公益性放在第一位,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党和人民的利益当作收藏的出发点和最终归宿。

第四,它具有事业品质的开放性。一方面,国家综合档案馆于内能与时俱进,着力推进观念创新、理论创新、制度创新和技术创新,适应档案事业最新要求,形成档案实践最新的理论成果,提出档案的作用是“存凭、留史、资政、育人”,档案工作的职能是“记录历史、传承文明、服务社会、造福人民”,档案工作职责是“为党管档,为国守史,为民服务”。另一方面,国家综合档案馆于外能海纳百川。坚持平等对待、公平竞争、合作交流、共同发展,尊重别人的存在、正视别人的力量、依靠别人的支持、吸收别人的长处,团结和带领各类档案馆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档案强国而努力奋斗。

为什么要树立“国家收藏”权威?三句话:职责所在;形势所迫;发展所需。

职责所在,很好理解。代表国家收藏档案是国家综合档案馆的基本职责。也就是说,收藏档案是国家综合档案馆存在的基本理由。“吃的就是这碗饭,干的就是这种活”。档案馆藏量就是档案部门的GDP。就这层意义而言,不积极收藏就是不务正业,收藏得不好就是玩忽职守。

形势所迫,绝非夸大其辞。首先,档案资源价值凸显。“信息时代,内容为王”。随着信息技术的蓬勃发展,“内容为王”意识渐入人心。资源就是基础,信息关乎命脉。谁占有信息资源优势,谁就能占先机,赢得主动。档案是海量信息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已成为全社会寻求发展的兵家必争之地。依法治国,凸显档案的凭证作用。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把档案的地位推向新的高度。档案正在实现由“故纸堆”向“聚宝盆”转变的大翻身,档案部门也必将随之实现“冷板凳”向“香饽饽”转变的大翻身。其次,业已形成的分割格局将更难打破。文化建设地位空前提高,科学技术极大进步,为档案信息转化为物质和精神财富提供了广阔空间,大量占有档案资源成为人们扩大影响力、提升竞争力、争夺主动权以及增加财富的必要手段。原已牢固形成的条块分割、部门分割局面日益加剧,各种收藏主的收藏行为更具侵略性。在“盛世重收藏”的影响下,个人家庭、民营企业以及社会中介组织纷纷参与收藏活动,且不断向国家综合档案馆收藏领域鲸吞蚕食,形成一股不可小视的力量。在“建设文化强X”“发展文化旅游”等口号下,档案作为一种特殊文化资源正陷入一场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抢占”、“挤占”霸占”侵占的危机中。而作为法定收藏机构的国家综合档案馆,由于自身觉醒不够行动不,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处于被动地位,不祭出尚方宝剑、施出浑身解术不足以扭转颓势。最后,国家综合档案馆系统普遍缺乏必要的文化自觉、自信和自强。笔者曾做过一次座谈了解,被调查者共60人。认为我们平时工作就是国家收藏、没必要再加大力度的有12人,占20%;认为社会收藏对国家收藏没有冲击而且是有益补充的有30人,占50%;认为社会收藏对国家收藏有冲击但不构成太大威胁的有18人,占30%;认为没必要提出国家收藏的有24人,占40%;不知国家收藏为何物的有12人,占20%;只有3人明确主张要大讲特讲国家收藏。从中不难看出,相当多的同志心中没有“责任田”,麻木不仁,盲目乐观,令人震惊。

展所需是活生生的现实。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优秀文化的传承体系,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档案工作指明了方向,也提出了更高要求。有国家综合档案馆参与的文化强国建设是不可想象的。没有国家综合档案馆参与的优秀文化传承体系建设同样是不可想象的。国家综合档案馆要有所作为体面作为,必须以国家收藏权威的身份出现。我们迫切需要这个身份,而赢得这个身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从行政管理职能上看,由于没有行政审批权和案件调查权,工作缺乏行政推动力,离开当地党委政府的关心支持则一事无成。从业务指导职能上看,由于其他档案馆与国家综合档案馆没有行政和组织关系,因而在接受国家综合档案馆监督指导时可以阳奉阴违、虚以应对,“个人心情舒畅”,极大增大督促指导到位的成本。加之不少地方国家综合档案馆自身发展落后于专业档案馆,作为“热资源”的民生档案少,作为“冷资源”的文书档案多,缺乏社会吸引力。许多地方城市档案馆门庭若市,国家综合档案馆门可罗雀,便是例证。钦封的“武林盟主”已失去往日一呼百应、一言九鼎的号召力。如果国家收藏这面旗帜不能尽快高高举起,国家综合档案馆在档案行业就有被边缘化的危险,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国家综合档案馆为什有形成真正的国家收藏权威?愚以为原因主要有三条。

原因之一:缺乏权威意识。就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应有位置是档案行业这个盛大宴席中的正席主,而随意坐落于他席并与普通宾客称兄道弟,甚至一个劲地为别人夹菜倒酒、端茶送水,俨然酒保小二。忘记局馆合一后,手中握有档案行政管理、行政执法的尚方宝剑,忘记地方党委政府赋予的领导协调、监督指导本地区档案事业的权力和职责,对各类档案只敢拍肩膀不敢拍桌子。正如胡振荣局长所批评的那样:“我们长期以来,对此(国家收藏是政府行为)认识不足,对国家档案馆的国家使命阐释不够,把国家档案馆与其他类别的档案馆并列,统称为各级各类档案馆是不对的。”尤其是他还振聋发聩指出:“国家档案馆档案收藏的‘国家性’是至高无上的,其他各类档案馆都不可能与之平起平坐。” 国家综合档案馆没有收藏权威意识,不是谦逊而是平庸,不是礼贤下士而是失职渎职。

原因之二:缺乏权威努力。不重视学习,思想保守,理论过时,知识老化,技能贫乏。不重视实践,满足于党政机关文书档案的收集与保管,两耳不闻窗外事,关门自守,地为牢。不重视创新,“老办法不管用,新办法不会用,硬办法不敢用,办法不肯用抱残守缺,坐以待毙。于是收藏的地盘越做越小,摊子越摆越冷。首先是厌收厌藏。对国家收藏产生厌倦情绪,似乎本是重要职责的收藏变成一种额外负担,能推则推,能拖则拖。其次是懒收懒藏没有丝毫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处处被动应对,推一下动一下,不推不动,大推小动,敷衍了事,得过且过。再次是怕收怕藏无限夸大收藏的外部阻力,过分强调档案安全等方面的困难,认为收得越多得罪人越多,安全保管的责任越重,不如小打小闹,但求无过。最后是拙收拙藏。或物质条件较差,或技术水平不足,或公关能力有限,收不进来,藏不到位,档案安全隐患不断。

原因之三:缺乏权威能量。这是权威意识单薄、权威努力不够的必然结果。权威需要拥有强大的正能量,需要综合实力处于鹤立鸡群的领先地位,而这正是目前国家综合档案馆的短板。换句话说,就是自身发展的水平不很高。就全国而言,无论是硬件设施、管理规范化程度,还是社会影响力,国家综合档案馆较其他类别的档案馆没有明显优势,甚至相当一部分国家综合档案馆的工作条件、工作水平和效果逊色于当地专业档案馆。就我州而言,州国家综合档案馆与吉首城建档案馆相比,不仅硬件上没有优势、软件上没有统治力,而且社会关注度还瞠乎其后。自己没有足够强大,何来权威?

怎样树立国家综合档案馆的收藏权威?一句话:空谈误业,实干兴档。权威不能与生俱来,也不会一劳永逸。不能自封,也不能钦定。法律只能赋权而不能赋威。发牢骚解决不了问题,贬低别人无助于立威。发展才是硬道理。威信靠实力说话,地位靠实绩支撑,形象靠工作树立。要建立不可动摇的权威,实干是不二法门。

第一,文化强档出权威。形成真正的权威,文化自觉是源头,文化自信是动力,文化自强是基础。最为关键的是首先要有一颗权威的心,就想当权威并坚信自己能当好权威。没有权威心,则无权威像,最终成不了权威。国家综合档案馆要树立国家收藏权威,必须坚持自觉,增强自信,实现自强。要树立责无旁贷、舍我其谁的气概,涵养旭日破雾、大河出川的霸气,彰显踏石留印、抓铁成痕的功底,保持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坚韧,以良好的精神状态从现在做起、从小事做起,杀开一条血路。时不我待,我们再也不能躺在国家颁发的委任状上睡大觉了!

第二,服务立档出权威。服务是档案事业永恒的主题,是档案部门和档案工作者安身立命之本。国家综合档案馆必须钻天入地抓服务,成为行业收藏与服务相结合相统一的典范。要强化收藏服务意识,要认识到收藏就是服务,而且是基础性服务。要拓展收藏的服务途径,收集征集采集多管齐下,经济社会活动进行到哪里,收藏服务就跟进到哪里。要加强收藏服务能力建设,做到应收尽收,能藏则藏。要创新收藏服务方式,建设优质服务窗口,打造过得硬、叫得响的收藏服务品牌。

第三依法治档出权威。国家综合档案馆对档案收藏行为进行管理、协调、监督、指导的权力是法律赋予的,必须勇敢地拿起法律武器推进国家收藏。首先,要敢收敢藏。用好用足《档案法》、《档案法实施条例》和国家档案局8910号令,应收必收,应藏必藏。必要时要积极主动地会同相关部门启动国家监察部30号令,对阻碍国家档案馆开展国家收藏的行为追究纪律责任。触犯刑法的,坚决移送司法机关查处。其次,要会收会藏。在强调收藏合法性的同时,强调收藏科学合理性,做好内容甄别,进行规范整理,落实安全措施,防止不该收的收了、该收的没收及该藏的没藏好。再次,要教收教藏。就是依法开展收藏业务培训和指导,不断提高各类档案馆的收藏能力和水平。最后,要监收监藏。对各级和各类档案馆的收藏工作进行监督指导、检查考评,对不依法收藏的单位和个人进行责任追究。

第四,科教兴档出权威。实现档案强国梦,必须走科教兴档之路。首先,要加强档案基础理论建设,扭转档案工作理论严重落后于实践、落后于形势、落后于世界的现状,使包括国家收藏在内的档案工作从盲目实践中解放出来。其次,要加强档案学科教育工作,档案学从历史、信息等专业中独立出来,提高专业化水平。有条件的高校可以和国家综合档案部门联办档案专业,培养专业人才。再次,要把国家收藏技术信息化摆上重要议事日程,制定方案,配备设备,推广技术,培养人才,开展科学收藏实践,不断增强科学收藏能力。最后,国家收藏,队伍是根本。要加强观念创新,开展权威意识教育,明白国家综合档案馆与各类档案馆是海洋与百川的关系而不是河水和井水的关系,从而找准位置,王者归来,解决好“当权威”的问题。要加强理论创新,明确国家收藏的概念、地位、作用、途径等一系列问题,同时加强教育培训、提高收藏本领,解决好“能当权威”的问题。加强制度创新,明确收藏主体的权利与义务,建立健全收藏工作领导体制和机制,制定相关管理措施,解决好“会当权威”问题。

 

 

备注:①②皆引自胡振荣先生《要树立国家档案馆的收藏权威》

   
上一篇 下一篇

无标题文档
关于本站网站地图版权声明隐私声明网站声明常见问题联系我们